point
  point應用案例
point學員感言
point學習小故事
point企業實況報導
point電子報
point知識分享區
 
【心智圖聖經系列-1】神奇的大腦 (Tony Buzan 東尼‧博贊著,孫易新譯)


綱要

 前言
 大腦的相關研究
 學習心理學 – 記憶
 完形(Gestalt) ~ 傾向完整
 大腦是放射性思考的機器
 人類智能發展的歷史
 後記


前言

本篇文章好比帶著你搭乘飛機從高空鳥瞰,以近代生物生理學和神經生理學為基礎,對這個世界上最不可思議的生化電腦(Bio-Computer) ~ 人類大腦所做的相關研究。

你也將了解你擁有多少個腦細胞,以及這些腦細胞是如何以錯綜複雜的方式交互作用發揮綜效。你也將探索大腦處理資訊系統跟左右腦的天賦智能。

當你閱讀到有關於記憶的本質與工作方式,還有大腦各項主要功能時,你將了解大腦的容量與潛能是多麼驚人。


大腦的相關研究

腦細胞(The Brain Cell)
被譽為神經生理學(neurophysiology)之父的查理士‧史靈頓爵士(Sir Charles Sherrington)以如詩如畫意境般的口吻說出他內心的感動:『人類的大腦就好比是一台具有神奇魔力的織布機器,有數百萬個快如閃電的織布梭,交織成稍縱即逝或富有意義的模組,雖然這些模組並非都是一成不變的,但是彼此之間卻能夠合諧運作,看起來就像宇宙中的銀河之舞』。

<< 每個人的大腦裡,大約有一兆個腦細胞(Brain Cells)>>

每一個腦細胞(或稱神經元(neuron))都包含了大量以電氣化學(Electrochemical)方式運作的超微資料處理(Micro-data-processing)與傳輸系統,不論它的運作方式有多麼複雜,它的實體大小比起大頭針的針頭都還要小。每一個腦細胞看起來就像有數十條、數百條甚至數千條觸腳的超級大章魚。

如果把腦細胞放大來看的話,就可以看到從細胞中央以放射狀生長出來的處鬚很像樹枝,這些我們稱之為樹狀突(dendrites),其中有一條特別大、特別長的稱之為軸索(axon),他是該細胞的資訊傳輸管道。

每個樹狀突跟軸索的長度從一公厘到1.5公尺不等,在它的末端有一種樣子看起來很像香菇的突出物稱之為樹狀突觸(dendritic spines)或突觸芽(synaptic buttons)。

讓我們更進一步深入這個顯微世界,可以發現每一個樹狀突觸是以化學物質的方式,在我們動腦思考的過程中傳遞訊息。

樹狀突觸彼此會相互連接在一起,當一個電子的刺激在腦細胞內形成的時候,會以化學物質的的方式穿越兩個細胞之間充滿液體的微小空間,這個微小空間就稱之為突觸縫隙(synaptic gap)。

這些化學物質通過縫隙到達接收端細胞的表面產生了一個刺激,接著再由這個細胞把訊息傳到相鄰的細胞。

這些生化資訊在通過突觸縫隙時,從顯微鏡看起來它的數量與複雜程度簡直像極了尼加拉大瀑布。

每一個腦細胞隨時都會從相鄰的數十萬個接點接收到刺激的脈衝信號,它的工作原理就像電話交換機,腦細胞會立即計算並處理進來的訊息,同時將這些訊息傳送到合適的通路過去。

當有一個來自外界的訊息或自己有一個想法或是回憶一件事情的時候,在腦細胞與腦細胞之間就建立起一系列的生化電子路徑,這些路徑就稱之為『記憶痕跡(memory trace)』。這些記憶痕跡或心智地圖的發現就是現代有關於大腦研究領域當中最令人興奮的地方,也帶給我們許多令人震撼的結論。

每當你的腦海出現一個想法的時候,傳輸這個想法的生化電子路徑的阻力就會減低,這就向再叢林中要開闢出一條小路一樣。第一次是非常辛苦的,因為你必須去清除一大堆灌木與雜草。第二次再來整理這條路的時候就輕鬆多了,往後只要經常有人通過這條路,路面出現雜草的機會就越少,甚至不會有任何的阻擋出現。類似的功能也發生在我們的大腦:經常重複我們的想法,那麼這個想法就會深植腦海。因此,從這裡我們獲得了一個意義深遠的啟示,那就是經常重複的事情,下次要再次執行的時候就變得輕鬆多了。換句話說,經常被重複的『心智模式』可以觸發再次重現的機會。

回到叢林的這個比喻,重複行走這條路可以讓它保持暢通。因此,要多多鼓勵更多的人來形走這條路。你所開創和使用的路徑愈多,你的思維就會變得更清晰、更快速、更有效率。人類智能的發展可以透過許多種方式去和大腦的天複製能相互結合,以開創出更多類似的路徑模式。

1973年冬天,莫斯科大學的阿諾金教授(Professor Petr Kouzmich Anokhin)發表了將近六十年來他在大腦領域的研究成果。他在一篇『大自然與人工智慧的形成(The Forming of Natural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論文當中做出如下的結論:
我們大腦當中十萬億個腦神經都可能產生1後面加上28個0這麼多的連結!如果一個腦細胞就有這樣不可思議的潛力,我們很難想像整個大腦能夠做到什麼樣的境界。也就是說大腦神經細胞的排列組合數目,如果把它寫出來的話,在1的後面要接一千零五十萬公里那麼長的0。有史以來,還沒一個人完全發揮大腦全部的潛能,這也就是我們無法接受大腦有其極限的悲觀想法,因為大腦蘊藏的潛能是無可限量的。

 這一切究竟是如何完成的呢?從已知的科學研究顯示,每一個腦細胞會去和其它的腦細胞產生連結,這些腦細胞可以在瞬間與另外10,000個腦細胞產生連結。

大腦的心智模式就是這樣快速而且不斷的連結過程當中被創造出來。放射性思考反應出大腦的結構與最自然的工作方式。心智圖(Mind Map)則是反映出大腦放射性思考的最佳工具與方法,讓你輕鬆駕馭這個蘊藏無限潛能的思考工廠。

大腦的天賦智能

右腦:
韻律、節奏、空間認知、型態(完整圖像)、想像力、白日夢、色彩、尺寸大小

左腦:
文字、邏輯、數字、順序、行列、分析、清單

大腦的兩個半球

 1960年代末期,美國加州的羅傑‧史培利教授(Professor Roger Sperry)發表了他對大腦高度進化部位 ~ 大腦皮質層的研究成果,史培利教授後來也因為這項研究的傑出成就獲頒諾貝爾獎。

 史培利教授在研究的過程當中,發現大腦皮質層的左右兩邊有不同心智技能的傾向,右腦掌控(Dominant):韻律、節奏、空間認知、完形(完整圖像)、想像力、白日夢、色彩、尺寸大小。左腦掌控:文字、邏輯、數字、順序、行列、分析、清單。

 接著經由恩斯坦(Ornstein)、塞德爾(Zaidel)、艾爾(Bloch et al)等人的後續研究也證實了史培利教授的理論,同時還有下列額外的發現:

雖然左右腦各個半球掌控了一些定的活動,基本上這些活動都是大腦每一個區域擅長處理的。而且史培利教授所指出的那些左右腦心智功能,事實上是遍佈在整個大腦皮質層的每一個地方。


 時下流行把人貼上你是左腦型或右腦型的這種說法其實是有偏差的。就像邁可‧布洛克(Michael Bloch)在他的Tel/Syn這篇論文中所說的:『如果我們自稱是右腦人或左腦人,那麼我們就是在自我設限,忽略了自己其實還有許許多多的發展空間。』

 自稱『我這個也不會,那個也不會』的人,其實這種想法是不正確的,甚至可以說是一種繆誤,那麼正確的說法應該是什麼呢?那就是:『這項能力我尚未開發』。我們目前面對唯一的困擾就是不懂得要如何正確的去運用左右腦的心智技能。

 如同先前所提過的,我們可以使用的左右腦心智技能包括:

1. 語言
 文字
 符號
2. 數字
3. 邏輯
 序列
 清單
 行列
 分析
 時間
 關聯
4. 韻律節奏
5. 色彩
6. 意象
 白日夢
 視覺化
7. 空間認知
 尺寸大小
 完形(完整圖像)

放射性思考(Radiant Thinking)與心智圖法(Mind Mapping)完全使用到以上的全部心智技能。


學習心理學 – 記憶

經過專業的研究顯示,人類在學習的過程當中,在下列情況之下,大腦可以有效發揮記憶的效能:

 剛開始那階段的學習項目內容(初期效應The Primacy Effect)。
 結束前那階段的學習項目內容(近期效應The Primacy Effect)。
 與已知的事物或過去所學相關的。
 一些特別顯著、重要的或非常獨特的事物。
 與我們的五官產生強烈感覺的事物。
 我們有興趣的事物。

以上這些說明就是要告訴你一些有關於大腦工作原理的重要資訊。

就是透過這些專業心理學的資訊(而非一般人認為的左腦人 / 右腦人理論)讓我研發出了心智圖法這項工具方法與思維模式。1960年代,我在許多大學開課教授學習心理學與記憶課程的時候,我開始注意到一件令我自己非常震驚的事情,那就是我在教學所談的理論與自己實際的作法有許多的差異。

我上課演講的筆記是以傳統行列式的方式書寫,結果出現了許多演講者在演說的過程當中,常常會一下子忘了講這個,一下子又漏了那一個或是無法與聽眾做出良性互動的缺點。諷刺的是,我演講的內容卻不斷地指出,有效記憶的兩大要素是聯想(Association)與重點強調(Emphasis),很奇怪我自己的筆記卻沒有使用到這兩項要素。

於是我經常自問:『在我的筆記當中,要加入什麼東西才有助於聯想與重點強調?』。終於在1960年代末期、1970年代初期,在我後續對大自然的結構、資訊處理系統與腦神經功能的研究當中,不但產生了心智圖法的初步概念,更奠定了厚實的理論基礎,『心智圖』終於誕生了。

完形(Gestalt) ~ 傾向完整
 我們的大腦傾向於追求完整的事情。例如,大部分的人讀到『1,2,3…』的時候,就會有一種衝動想要把『4』唸出來。同樣的,如果有人跟你說:『我告訴你一件好好玩的事情‧‧‧嗯!對不請,這件事情我不能告訴任何人。』這時候你的心中一定會大聲吶喊:『拜託你告訴我好不好!』,大腦這種追求事情完整的傾向可以被心智圖的結構來滿足。心智圖可以讓你針對某一個主題產生無限的聯想。


大腦是放射性思考的機器

 我們的大腦有如一台不可思議的機器,它有五項主要的功能 ~ 訊息接收、儲存、分析、輸出、控制,分別說明如下:

1. 訊息接收
從我們五官所接受到的任何訊息。

2. 儲存
你的記憶,包括儲存資訊與擷取資訊的能力。

3. 分析
事物的認知與資訊處理。

4. 輸出
溝通或創造力的行為,包括了任何的思考活動。
5. 控制
所有的的心智與生理功能。
 
這五大項功能在彼此交互作用之下,可以增強本身的能力。例如,你對某件事情特別感到興趣或受到激勵而且資訊接收的過程符合大腦的機制,那麼這件事情的資訊就很容易被我們所接收。如果資訊被有效率的接收,你會發現比較容易被儲存與分析。反過來說,有效的儲存與分析可以增進你接收訊息的能力。

同樣的,分析事物牽涉到複雜的資訊處理模式,它需要動員到已經儲存在大腦的資訊。分析品質的良宥,顯然受到你接收與儲存資訊能力的影響。

這三項功能整合轉換到第四項 ~ 透過心智圖、演講、肢體動作把接收、儲存並分析的資訊傳達出去。

第五項,控制。意思指的是頭腦對心理與生理功能所做出的整體監督。包括健康、態度與環境的感知。這一項是特別重要的,如果想要讓其他四項功能 ~ 息接收、儲存、分析與輸出能夠發揮最大潛能,健康的心智與身體是不可或缺的要素。


人類智能發展的歷史

 人類智能發展的歷史可以被看成是大腦想要尋求與它自己有效溝通的探索過程。

 當人類的祖先懂得『畫出第一道線條』的時候,正式開啟了人類知覺革命的序曲,心智圖法則是最近的心智發展階段。

 我們的祖先知道如何把內心的心智圖像(Mental Picture)具體化之後,心智發展的速度就變得快速起來了。第一個人類圖畫出現在南半球早期澳洲土著原住民的石窟壁畫。隨著人類文明一天一天的進步,圖畫開始被簡化成為符號,最後演變成為文字,例如中國及埃及的象形文字。往後隨著西方思想的發展以及受到羅馬帝國的影響,於是從圖畫演變成為字母。在最近的2000年,由於文字成為文明進步的主流,因而我們忽略了圖像的重要性。

當第一位人類畫出第一個符號時,那是人類智力進化的一大步。因為這是人類內心世界具體化的第一個痕跡。藉由如此,它們可以隨時隨地記錄下來自己內心的想法,而且這些想法也可以跨越時空保存下來。人類的智慧終於可以穿越無限的時空與自己、與他人溝通。

符號、圖像和記號自然而然地發展出寫作能力,而這也正是大型文明出現的關鍵要素,例如中國文明與美索不達米亞(Mesopotamia)文明。這些民族顯然比那些尚未發展寫作,因而無法繼承先人偉大智慧與知識的民族要來得有利多了。

幾世紀以來,人類所累積的智慧,就像一條滔滔不絕的大河流被迫擠到一個窄小的水門,引發了所謂的『資訊爆炸(Information Explosion)』。當然,現在所謂的『爆炸』是假設寫作是學習、分析和資訊傳播唯一且正確的工具所導致的。

如果寫作的確是資訊吸收、分析和表達的最佳方法,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在學習、思考、創造力與記憶力等方面會遇到那麼多困擾呢?為什麼許多人會抱怨自己的基本能力不足、失去自信心、喪失學習興趣而且減低了注意力、記憶力與思考能力呢?

面對這些困擾,一般的反應包括了:自我詆毀、低成就感、冷漠而且受制於僵化的教條式規則,這一切都會嚴重阻礙大腦發揮它應有的功能。
我們使用文字、句子、邏輯和數字來發展文明,強迫大腦只使用有限的表達方式,而且還把它當成是唯一且正確的方法。

為什麼我們會這麼做呢?因為在整個宇宙的進化過程當中,人類歷史還只是個新生的嬰兒。因此可以理解的是,我們必須要不斷『自我實驗』以尋找自己的缺點。


後記

 從生理學與心理學的證據顯示,大腦蘊藏著大量的能量等待開發。為了找出關於開發大腦前能與正確使用大腦的方法,我們必須先從歷史上被公認為『天才』的人身上著手。在其它的文章,我們會列出一些偉大的思想家,看看他們是否充分運用了聯想技巧與放射性思考的能力。

<<摘錄自「心智圖聖經」,東尼‧博贊著,孫易新譯。2007,耶魯出版>>

心智圖聖經封面


 


Design by Shadow Studio®